首页 > 验案秘方
名中医王三虎教授经方抗癌机理解读(二)
2020-11-04 已浏览:97次  
 二、“肿瘤可从六经论治”,中医祛邪的实质是什么?
  中医有“六经钤百病”的说法。例如王三虎用治疗太阳伤寒的麻黄汤治疗癌症骨转移;半夏泻心汤是治疗胃癌基础方;用三承气汤治疗阳明病肿瘤引起的便秘;用小柴胡汤为基础方治疗少阳病肝胆恶性肿瘤;用小建中汤治疗太阴病恶性肿瘤引起脾胃虚弱;用四逆辈治疗癌症引起的少阴病阳虚证;用乌梅丸治疗厥阴病恶性肿瘤腹泻等,王教授用临床实践证明“六经钤百病”也适应于肿瘤治疗。柯韵伯曾说:“仲景之六经,为百病立法,不专为伤寒一科,伤寒杂病,治无二理,咸归六经之节制。”
  又如王三虎教授用小柴胡汤曾经治疗母亲的外感病,治疗久治不愈的咳嗽病,治疗妇女的热入血室病,治疗内伤肝胆脾胰腺病,又是治疗肝胆胰腺癌的基础方,而且据报道小柴胡汤是治疗新冠疫“清肺排毒汤”的组成基础方之一。从上面具体例子可以看出经方不但能治疗外感病,也能治内伤病;既能治急性病,也能治慢性病;既能治疑难杂症,又能治疫病。为什么经方治病有神奇的疗效和广泛的普适性?联想到《内经》说:“ 帝曰:善。夫百病之生也,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以之化之变也。经言盛者泻之,虚者补之,余錫以方士,而方士用之,尚未能十全,余欲令要道必行,桴鼓相应,犹拔刺雪汙,工巧神圣,可得闻乎?岐伯曰:审察病机,无失气宜,此之谓也。”宋朝林艺等先哲指出伤寒有397法,方剂只有112方,能不能理解为先哲暗示经方就是以辨病机为主的治病方式,病机是抽象的,医圣张仲景巧妙的把抓抽象病机,转换成临床操作性强的辨方证,《伤寒杂病论》的全部方剂应该是用疾病症状的外在表现形式,表达抓病机论治的丰富内涵。这应该是王教授强调抓病机治肿瘤才有好疗效的关键所在。
  六经规律是什么?太阳病是表证、实证、热证,主要治法是汗法;阳明病是里证、实证、热证,主要治法是清、吐、下三法;少阳病是半表半里证、实证、热证,主要治法是和解法;太阴病是里证、虚证、寒证,主要治法是温法;少阴病是表证、虚证、寒证,主要治法是四逆法;厥阴病是半表半里证、虚证、寒证,主要治法是在和解法的基础上配伍温性亢奋药和温性有强壮作用的血分药。
  为什么中医治法由病位决定,由寒热决定、由虚实决定,而不是由致病微生物决定?王教授在微信公众号发表《新冠肺炎与中医学术进展》、《伤寒六经与清肺解毒汤》等文章,指出“清肺排毒汤”对新冠疫病疗效达90%以上,是由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加味组成。是由《伤寒杂病论》中的方剂组成,古方为什么能治今病?为什么在不知致病微生物是何物的古代产生的经方有这样好的疗效?新冠疫病无症状感染者或许可以揭示中医治病奥秘!“感染者”三个字说明新冠病毒在人体内存在,同时病毒在人体内有生命活动和繁殖后代等生命全过程,“无症状”三个字说明患者身体内部虽然有“新冠病毒”生活但无生命之忧。为什么新冠疫病会导致部分人死亡,新冠疫病死亡患者解剖报告证明:“发现死者双肺布满粘痰,不能呼吸而亡,即使呼吸机也无济于事。”说明新冠病毒不能直接导致感染者死亡,致人死亡的是新冠病毒产生的病理产物“粘痰”,阻碍肺的气体交换,引起窒息而死。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冠病毒和外感六淫“风寒暑湿燥火是”等效的,都是引起人体生理异常的外来致病因素(病因)。
  中医祛邪是指排泄病理产物“痰饮、瘀血、积食”和新陈代谢产生的废物等,而不是祛“致病微生物”。钟南山院士直言中药在杀灭病毒上力量不强,为什么“清肺排毒汤”治疗有效率达到90%以上,中医治病取效机理是什么?中医治病取效的关键就在于能“瓦解”、“排泄”新冠病毒感染产生的病理产物“粘痰”,清除了肺部的“粘痰”,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就成了“无症状感染者”,自然就没有生命之忧了。这就是中医在不知致病微生物为何物的前提下,仍然可以治病取效的关键!
  人体内的新冠病毒怎么办?现代免疫学研究证明:人体天生就有非特异性免疫力,也有后天产生抗体获得特异性免疫力的功能。人们研发“新冠疫苗”,就是利用人体在疫苗作用下,产生抗体来防治疾病的。人体只要不受病理产物地困扰,假以时日,人体产生抗体,抗体杀灭致病微生物后疾病就自愈了。
  我们的祖先,在《黄帝内经》时代,就已经认识到人体有抗病功能,提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正邪相争”等理念。《伤寒论》97条:“……正邪纷争,往来寒热,休作有时……”说明古人已经认识到人体自身就有抗病的本能,《伤寒论》多处提出疾病不治自愈,现代免疫学实验证明人体有免疫功能支持了古人的观点。
  中医自《黄帝内经》起,就提出人体疾病有“正虚与邪实”两个方面,现代中医有个不恰当的认识,认为“邪”就是“致病微生物”,并提出“给邪以出路”的治疗方法。其实,经典中医的“邪实”完全不能和“致病微生物”划等号,试想致病微生物,例如“新冠病毒”,有极强的生命力和适应能力,用简单的“汗、吐、下”祛邪三法是根本不能驱病外出的,而且正如钟南山院士直言中药在杀灭病毒上力量不强,事实上在杀灭其他致病微生物的力量也不强,甚至根本没有杀灭力量!例如中医非药物治疗方法——针灸,针灸能治疗许多疾病但没有杀灭致病微生物的作用,就是最典型、最有力的证据,经典中医扬长避短,就是利用人体有免疫功能这一前提治病的。现代医学有个习惯提法,叫“免疫功能低下”,什么情况下免疫功能低下,人体生理功能异常时免疫功能就下降。《伤寒论》提出在表的太阳病用汗法,在人体上部的阳明病用吐法,在人体下部的阳明腹实证用下法,治疗方法与由什么“致病微生物”致病完全无关,而是病位决定治法。

  由前面的论述可知,“汗、吐、下”三法并不能使“致病微生物”外出,汗、胃容物、肠容物,上面这些物质从本质上讲就是人体排泄系统排出的人体排泄物,排泄物包含了人体新陈代谢产生的代谢废物、致病微生物等产生的病理产物等。《素问•六微旨大论》说:“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升降出入,无器不有。”李杲强调顾护“后天脾胃”的消化功能,张从正提出“汗、吐、下”攻邪三法,能不能理解为“祛邪”就是重视排泄功能?如中医讲究治病求本,《素问•标本病传论》特别强调“先热而后中满者治其标……小大不利治其标”。人体中有久留的代谢废物、蓄留的病理产物,既是致病微生物大量繁殖的温床,又是免疫功能无法发挥作用的拌脚石。中医的“汗吐下”三法,并不是简单的排泄体表和消化道的废物,还包括五脏等封闭空间的代谢废物、病理产物。例如《素问·五脏别论》就说:“夫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故泻而不藏,此受五脏浊气,名曰传化之府,此不能久留输泻者也。”可见中医驱邪的本质是使失常的排泄功能恢复正常。现代中医学并没有把恢复排泄功能当做治病方法来研究。




编审:刘俊程
  编辑:韩雪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