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验案秘方
王三虎论食疗•米油与米糠
2021-07-13 已浏览:186次  
  文 王三虎 
  我对一个问题久思而不得其解,这就是杵头糠治疗噎膈(食道癌)。按说食道干涩,汤水难咽,用一些滑溜的东西才对,怎么却用了米糠这样如此粗糙难咽的东西?但是,我也认为古代医家能这样说总是有实践依据,存在的东西往往就有合理的成分,所以存而不论,搁置至今。随着“燥湿相混致癌论”的提出及深入思考,我推测貌似干燥的杵头糠之所以可用于最具有燥湿相混病机特点的食道癌,很可能是该药还具有内在的滋润功能。赶快翻看本草书,这个问题终于得到解答。正如《荀子?劝学》所谓:“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
  这还要从米油说起。米油,就是煮米粥时浮于上层的浓稠液体。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指出:米油“滋阴长力,肥五脏百窍,利小便通淋,精清不孕”、“其滋阴之功胜于熟地也”,可见米油具有滋阴与利水湿之功,为具有燥湿相混病机特点的食道癌之的对之药。
  但为什么古人没有用于噎膈(食道癌)呢?《重庆堂随笔》中一段话值得深思,即:“米油,一名粥油。其力能实毛窍,滋养五脏,能肥肌体,填补肾精。每晨撇取一碗淡服,或加炼过食盐少许也可。黑瘦者,服百日即肥白。精清无子者,即精浓有子。愚按精生于谷,粥油乃水谷之精华,补液生精,固胜他药,但必其人素无痰饮者始有效,否则极成痰。推之鱼鳔、海参及一切浓郁之物,无不皆然。所以治病总要先察其体气脏性之何如,而后辨其药之宜否也。”
  因为米油滋阴之功太强而利水湿之功偏弱,所以并不适用于燥湿相混为病机特点的食道癌。而滋阴与燥湿之功相当的米糠才是一药多用,非常适合食道癌。当然,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假如食道癌患者以食道干涩难咽为主,痰浊上泛不明显者,舍此何求?鱼鳔、海参也当用之无妨。现在我们之所以比古人先哲看问题更全面,就是因为有了“燥湿相混致癌论”这一理论的指导。没有理论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此之谓乎?
  米糠,又叫杵头糠、细糠、米秕。《本草纲目》谓:“糠,诸粟谷之壳也。其近米之细者为米秕,味极甜。”“味极甜”一语,出自李时珍认真细致的观察实验,难能可贵。《食物本草》谓:“米秕,即精米上细糠也。普陈平食糠核而肥也。”《圣惠方》“治膈气,咽喉噎涩,饮食不下,碓嘴上细糠,蜜丸如弹子大,不计时候,含一丸,细细津咽。”《医学正传》大刀夺命丸:“治膈噎不下食及翻胃  杵头糠、牛转草各半斤,糯米一斤。共为细末,取黄母牛口中涎沫为丸,如龙眼大,入锅中,慢火煮熟食之。加砂糖二三两入内丸尤佳。”
  从化学成分来看,米糠中含有:谷维醇、磷脂、糖脂、甾醇脂化合物、碳氢化合物,还含植酸钙镁、植酸、角鲨烯、阿魏酸、甾醇、高级脂肪醇、鼠李糖、阿拉伯糖、木糖、甘露糖、半乳糖、葡萄糖、乳清酸、糖甙,以及多种具有免疫调节功能或降血糖作用的多糖和具抗肿瘤活性的蛋白质。成分的非常复杂多样,具备了多种药理作用的基础。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米糠的抗肿瘤作用可靠而宽泛。据《中华本草》总结,从米皮糠中分出的米糠蛋白PHI,米糠多糖RBS,和米糠多糖RDP均具有抗肿瘤活性。小鼠腹腔注射或灌服米糠多糖RON(α-葡聚糖)对Mcth-A纤维肉瘤和Lewis肺癌具有较好的抗肿瘤活性,肿瘤抑制率达45%。米糠多糖RIN对肿瘤抑制率为47%。米糠多糖RBS30F1对肌肉内移植的小鼠肉瘤S180具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口服量在30mg/kg左右最适宜,此时与使用5-氟尿嘧啶的抗肿瘤活性相当。国内也报道,肿瘤移植后第2、4、6、8、10日在肿瘤部位注射米糠多糖0.1μg/只、1μg/只,对小鼠移植性S180肿瘤抑制率分别为53.3%和51.8%。从米糠中提取的米糠蛋白质RBS-PM能够抑制小鼠肿瘤,米糠活性成分RBF-X对小鼠肝脏肿瘤具有抑制作用。米糠糖朊对小鼠S180肿瘤有抑制作用。从米糠中提取的脂肪酸100mg/kg灌胃,能有效地抑制小鼠S180肿瘤,1星期内肿瘤减少20%。

  此外,米糠还有免疫调节、降血糖、降血脂、改善肠代谢等作用。现在有药理研究作基础,理论创新(“燥湿相混致癌论”)为指导,因此可以认为,米糠应该能够适用于多种癌症。事到如今,还认为米糠只治食道癌,则是小之乎视米糠也。温源凯《常用抗癌中草药》“治各种恶性肿瘤及白细胞减少症  取新鲜鹅血滴入米糠中和匀,做成黄豆大小的颗粒,每日服20~30粒。无鹅血时以鸭血代之。”可谓先得我心。




  编辑:张凯辰
  编审:刘俊程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