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艺术
【小说连载】程金焕|泥瓦匠(第十章第5节)
2021-08-05 已浏览:105次  
第十章 杨柳湖畔双喜临门  赈灾义演王强解谜

第五节



欧阳春走出病房,来到走廊的僻静处,掏出手机拨通紫藤的电话,把碧玉的身体状况和治疗情况详细地给紫藤说了一遍,让她放心,并叮嘱她照顾好自己。

欧阳春正要拨王强的电话,恰在这时王强的电话铃响了,他点了下接听键。

“喂,王强,我正想给你打电话。”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桂花阿姨、梁栋叔叔他们有消息了...”“他们活着?”

“是的!”

欧阳春一听这话,就像服了兴奋剂,浑身血液的流速都加快了,

低落的情绪一下子高涨了起来,他差点没蹦起来,说话的声音也变大了。

“感谢上帝,那真是太好了...”

“快告诉我,碧玉怎么样了?”

“我正想告诉你这件事,碧玉目前还没苏醒,不过北京来了专家,对碧玉的症状进行会诊治疗,相信一定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疗效,我有预感。”欧阳春想起了他刚才做的梦。

“谢天谢地,希望北京专家能使碧玉早日恢复健康。”王强稍作停顿说道“我还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不过你得先猜猜看。”

“快说吧,别卖关子了。”

“好消息是画眉把你要的东西托付给我了。”

“这你不是已经发短信告诉我了吗?”

“可是你没听乐曲呀!画眉的声音悦耳动听极了,那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世界名曲!她把《蜜蜂颂》和《泥瓦匠之歌》的乐曲、配器、演唱完美地演绎在一起,出神入化到了极点,那真是精品中的极品。就像她的人品一样。”

“是吗?我听着怎么觉着好像话外有音,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去去去,胡说八道什么呀,我确确实实听了好几遍,感动得我都泪流了好几回。”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可惜吴总他没能听得到,等我回来咱们把光碟拿到他的坟上去放,让他高兴高兴,让他听听艺术化了的《蜜蜂颂》,那不再是震动棒发出的单纯的”嗡嗡”声,而是无数蜜蜂在“嗡嗡嗡”的劳动号子中酿蜜筑巢。”

“抒发完了吗?完了我再告诉你坏消息:医生千方百计也没能留住少康那脆弱的生命。”

“...”欧阳春半天无语,只是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挂了电话,和少康从小到大的往事就像云烟一样在他的心头翻滚了起来...

碧玉终于苏醒了,眼睛会动,会流泪,会吃饭,就是不会说话,四肢不会动。

欧阳春自从把碧玉接回家以后就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并且找了不少民间中医给她治疗,还亲自往南山银台观跑了好几趟,终于遇见了马道长,讨回了那个传世奇方,为碧玉煎药治疗。他屋里屋外地忙,紫藤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主动替欧阳春负起了照顾碧玉的责任,好让他有更多的精力打理公司的事务。

欧阳春紧紧抓住灾后重建带来的巨大商机,在承接工程的同时还开发了几处商住楼小区。虽然公司的事情井井有条,可是家里的事情却使他头痛不已。母亲的话时不时地在他的耳边响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虽然是一种腐朽的传统说教,但对于母亲桂花来说却是一件头等大事,她把这句话奉若神旨,把传宗接代看成至高无上。母亲私下里已经和他谈过好几次了。

正是这件事让欧阳春忧心忡忡,茶饭不香。回到家里偷偷地发呆。这些都没有瞒过细心的紫藤。

一天吃完晚饭,紫藤洗刷完毕,她给欧阳春泡了一杯淡淡的普洱茶,端进客厅递在他的手上,坐在旁边轻轻问道:“最近好像有心事?”

“没有。”

“别要强了,我早就看出来了。”

“真的没有。”欧阳春虽然这样说话,但他的眼睛却不敢直视紫藤。

“说出来吧,也许我能帮你。”紫藤用恳切的语气看着欧阳春的眼睛说道“你不是说过,一个人的困难两个人分担,困难就会减半,一个人的欢乐两个人分享,欢乐就会翻倍吗?相信我,我们虽然不是夫妻,但至少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

欧阳春无奈地将母亲找他谈话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紫藤。

紫藤听后说道:“阿姨的心情能够理解,也许在我们的精心照料和治疗下碧玉会恢复好的,只要她恢复了健康一定能生育的。”

“恢复健康,谈何容易啊,已经一年多了,几乎毫无进展。”

“不,有进展,她的手脚没有以前那么凉了,有时候我给她说话,讲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她听着听着就流泪了。只要我们不放弃希望,坚持治疗,因为她年轻,神经细胞的再生和修复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查过好多资料了,神经细胞的损伤是不可逆的,就连科学最发达的美国都没有办法。而且我的母亲她急着要...”欧阳春没有把抱孙子的话说出来。

紫藤没有说话,但她坚信碧玉一定会好起来。

欧阳春见紫藤不吭气了,他咬了咬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把茶杯重重地在茶几上一放说道:“为了我母亲,为了我们欧阳家的烟火抱养一个孩子吧!”他像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抱养?等等!”紫藤站起身来把欧阳春看了足足有30秒,然后对他说道“既然这样,我愿意为你们家传宗立嗣。”

欧阳春没想到紫藤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下子懵了,看着紫藤:“你...我...”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有什么可怕的,你情我愿,容不得别人说什么。我是认真的。”

“紫藤,你的话真是感天动地,赤心可见,可是我们不是夫妻呀!”

“怎么,就兴招夫养夫,就不兴招妻养妻吗?”

欧阳春没想到他心里小绵羊一样的弱女子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顿觉紫藤的勇敢和自己的懦弱。

欧阳春本就不够坚固的堡垒在这一刻轰然倒塌了。他站起来拉着紫藤的手说道:“那可真就委屈你了。”

“没什么,为了你们欧阳家,也为了碧玉。”

“好吧,你等等。”

欧阳春很快端来一盆清水,盆边搭着一条新毛巾。他在盆子里净了手,用毛巾擦干,然后请出了传至十一代的水平尺,放在茶几上,再拿出外公和父亲的照片立放于水平尺后面,在水平尺的前面点上三根蜡烛,敬上三炷香。

旋即后退几步,扑通跪在地板上,磕了仨头,作了仨揖,说道:“列祖列宗在上,泥瓦匠的祖师爷在上,不孝子孙欧阳春祈求先祖开恩,饶恕罪过,慈义孝女紫藤愿为欧阳家传宗立嗣,望列祖列宗,祖师爷成全保佑,愿岳父大人地下谅解。”说完又在地板上连磕三个响头。

紫藤羞涩地将欧阳春拉起来说道:“干嘛,弄这么严肃庄重。”

      “还有更严肃庄重的在后面,我让你坐床上,你可千万不要动,不管我做什么。”

欧阳春说完便引着紫藤走进卧室,让她脱了鞋子,在席梦思床中间盘腿坐正,两只手搭在膝盖上。紫藤不知欧阳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见他退后一步扑通一声跪在地板上说道:“上苍有眼,怜悯我欧阳家,列祖列宗在上,保佑欧阳家后继有人。紫藤,我替欧阳家的祖先感谢你,给你磕头。”说完在地上“嘣嘣嘣”磕起了响头。

紫藤见欧阳春是那样的虔诚很受感动,她立即从床上跳下来鞋子也没顾上穿拉住欧阳春的臂膀说道:“快起来,快起来,得罪祖宗了,这样大的礼我可受用不起。”

欧阳春站起来说道:“不,紫藤,欧阳家的祖宗绝不会这么想,他们疼你还疼不过来呢!”

紫藤听了欧阳春的话,将头枕在他的胸口,心里暗自思忖道:我终于可以做欧阳家的媳妇了。欧阳春说着紧紧地将紫藤拥抱在怀里...

第二年夏天,紫藤顺产一男婴,起名欧阳夏。

碧玉在紫藤的精心照料下,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还为欧阳春生了个女儿欧阳珠。紫藤给欧阳春家当保姆,欧阳珠管她叫大妈。

时间一晃又过了二十多年,雍川市经过灾后重建,周边的城镇已经纳入了雍川市辖区,杨柳镇已经变成了雍川市杨柳区。

在这个变迁过程中,鲁班公司也升级成了蓝天集团,收编了杨柳集团,并培养培训和锻炼了一大批年轻人。

欧阳夏等一帮泥瓦匠的后生们长大了,大学毕业后他们用各自所学的专业知识给公司注入了新的活力,欧阳春更是放手大胆地使用这帮年轻人,让他们在实践中锻炼提高。看着这帮年轻人能够挑起大梁他的心情格外舒坦。

目前正赶上国家投资雍川市民航机场建设项目,后生们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欧阳春对集团的发展充满了信心,对集团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在母亲桂花的要求下欧阳春注资扩建杨柳湖。充分利用了家乡的闲散劳动力,也让他们在扩建中得到了实惠。

经过重修扩建后的杨柳湖景色更加迷人,广场旁草坪夹道,鲜花盛开,竹林翠绿,曲径蜿蜒;湖岸边柳丝婆娑,倒映水面;水低处苇荡葱郁,鸟语清脆;湖中碧波荡漾,鱼跃水面;湖畔楼台水榭,拱桥卧波;湖边荷花吐蕊,轻舟穿梭,欢声笑语,游人忘返。

这天,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杨柳湖,欧阳春坐在湖畔的柳荫下,手持鱼竿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悠闲地看着浮在湖面上的鱼漂。碧玉和紫藤带着欧阳珠在湖中泛舟,她们划着小船在荷花荡里穿行,水中倒映着她俩发福的身影,水面上不时地荡漾着她们的笑声。

欧阳春一边欣赏着人间仙境一般的美景,一边下意识地用手摸着下巴上浓密略白的胡茬,心里暗暗掂量着第十二代泥瓦匠传人的人选...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