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家访谈
痴心传中医 赤心护民康 ——专访国家名老中医薛万贵教授
2020-01-19 已浏览:296次  

薛万贵教授个人简介:


薛万贵,男,汉族,中国共产党员,1946年出生。毕业于陕西中医学院,中医主任医师。陕西省中医学会第一届文献医史及基础理论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榆林地区中医学会副会长,陕西省榆林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首批专家。现任陕西省榆林市卫生职业中专学校名誉校长,陕西广济堂医药集团首席专家,陕西省国医研究院名誉院长。

1968年榆林县卫校毕业并留校任教后,于1979年参加全国中医师考试,被陕西省卫生厅录用为中医师; 1981年参加国家卫生部在陕西省中医学院举办的全国高等院校温病师资班,师从郭谦亨、杜雨茂、张学文等老师,学习《伤寒论》、《温病学》、《金匮要略》等医古文;1983年筹办榆林中医提高班,1989年改榆林中医提高班为榆林地区卫生职业学校,并担任校长至2005年退休。

在五十四年的临床、教学中,擅长脉诊,四诊合参,善用经方、验方起沉疴。因坚持临证,理论联系实践,每天都有大量患者到学校和家里求诊。患者有四世同堂的家族患者群,有单位的团体患者群,也有远道而来的学生家长。从1985年开始的第一例脑梗患者躺在担架上来,走路回家,到后来的脑溢血患者,肝癌患者、胃癌患者,肺癌患者,白血病患者,数不胜数的病患愁容满面来,春光满面的回,工作再累,薛老师也会平和地对待每一位患者,用薛老师在课堂上的话说:“学以致用,为患者解除病痛,是医生的天职!”

薛老师临床特点:四诊参合、处方精炼,且常能以经方、验方立起沉疴。经常有全国各地乃至国际友人不远千里万里前来求医,退休后到陕西广济堂名医馆坐诊,每周门诊量达400人次以上。方药经常寄往英、美、德等国。同时受聘榆林市卫健局为基层临床医生做规范培训,传授中医辨证心得,重点讲授精典古典医著,如《伤寒论》、《温病学》、《金匮要略》,还常常受邀到陕西周边省、区为基层临床一线医生进行中医专题讲座。

以下为访谈实录:

记者:薛教授您好,很高兴您在百忙之中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了解到,您从榆林卫校毕业后选择了留校任教,并且在学校留任了近十年,您能说说这十年的教学生涯令您最难忘的是什么吗?

薛教授:在学校留任的十年,奠定了我的西医基础。我从事教学一直遵从教学相长,要给学生一点水。自己就得有一碗水,要给学生一碗水,你自己就必须要有一桶水。所以我在教学的过程中,每次备课很认真,但我上课从来不打开教案,注重在教学过程中理论联系实际,教学十年对我的影响挺大的,也扎实了理论基础。

      记得在教学期间,榆林市卫生局举办了一次西医内科在职人员的考试 ,当时考试题是120分,我当时考了115,是全榆林市第一,因此受到了卫生局的嘉奖。所以,这是我十五年奠定了我在西医方面的基础。

      从1980年我开始学习中医,现在我是中医的信徒,我给学生讲课经常这样会说:如果有来生来世,我还是选择中医,还是从事这个行业。

记者:我们知道,您几乎研究了一辈子的中医,在您看来,中医最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

薛教授:我是80年开始研究中医,之前的15年一直从事的西医。在从事了50多年的医学生涯中,搞过临床、教学,我又是从西医出来的,但在从事西医的过程中,我发现西医很好 但有局限和不足;学了中医也发现很好但有不足,刚好中西医可以互补。

      如果我们有时间,应该把中西医都学透。但是我们的生命太短了,学习中医没有三五十年的时间,肯本连门路都找不着。所以,我就想着在我有限的生命里,将中医好好的传承下去。因此,我在看病的时候,只要能用中医,绝不用西医。

记者:您能说说中医和西医在哪些方面有不同和各自的优势吗?

薛教授:中医起源于临床实践 现有实践后有理论 从宏观的角度判断病情检方,就是验方通过长期的临床验证 疗效非常好  狭义的检方张仲景的方子,广义的是有效的方子,中医现有实践后有理论,所以理论都是学术,我们在从事中医时一定要注重实践。

      西医是从微观的角度,分析人体的生理、病理乃至治疗。中医是从宏观的角度出发,所以中医讲究天、地、人,我们祖国的中医几千年了,有着非常宝贵的东西,而且这些东西用现在的科技水平根本无法解释。

      所以我认为中西医都伟大,治疗疾病方面缺一不可,但我们不能有门户之见,两者要互相弥补,发挥它们各自的优势。

      比如感染性疾病,西医的科学数据很快,但是为什么身处在同样的环境下,这个人得病,那个人不得病,其实这就是个人自身的抵抗力的问题。所以一旦我们感染了疾病,处于急性期时,我们就要用西医抗菌素的治疗方法,快速消除病症。但是如果病症消除了之后,不恢复他的体质,那么他还是会犯病。因此,后面就应该用中医,帮助调理他的体质,增强抵抗力,这样就不会再出现犯病的现象。所以在临床中,我们应该将中西医有效的结合起来。我常说排斥中医的西医不是好西医,排斥西医的中医也不是好中医。现在科技发展到现在的程度,我们不论学习哪一方面,都应该学习新知识,但不是混合,而是要结合起来。

记者:面对患者病情比较严重或棘手难治的病,您是通过什么方法治疗的?

薛教授:治疗疑难杂症,在榆林老百姓中长流传着这样的话:“你去找薛大夫,如果薛大夫治不好,那就没治了。”在他们的心理,好像我这儿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这也是老百姓对我的信任,因为我确实治得起。比如治疗肺癌,以前有个患者已经治疗了几十年了,也经过各种检查确诊了,我去的时候,家里人已经开始为其准备后事了,我就用普普通通的几味药,病人马上就大为好转。因此,我认为用中医治疗疾病时,必须抛开西医的诊断、理论 ,用中医纯粹的理论,中医的辩证进行治疗。这就有可能西医治疗不了的疾病,中医就有可能治疗好。所以学中医必须结合临床,不结合临床的中医都是口头理论一点价值都没有。

记者:我们知道,您几乎研究了一辈子的中医,您能给我们讲一个您印象特别深刻的案例吗?

薛教授:中医是个伟大的宝库,宝库里面更是金碧辉煌,中医太神奇了。

我前面讲到的肺癌患者,肺癌晚期,当时他瘦到皮包骨头,医院都不要的那种 ,在家躺在床上,连身体都翻不过来。我去看了以后,就根据他的病情辩证,用了几味干草,患者吃了一个礼拜之后,呕吐的东西也少了,吃饭也有所好转,就这样喝我开给他的中药,期间一点西药都没用,陆陆续续治疗了一年,病人就可以起来了。第二年他又断断续续吃了一年,到了第三年的时候想去医院做个胸部CT,但是由于当时他家里有点困难,我就说:走,这个钱我帮你出,看看你到底好到啥程度了。后来经检查,癌细胞已经消的像花豆那么大一点了,现在这个患者已经治疗了有二十多年了,依然生活的好好的。

其实这个案例就说明,有些病我们不会治就是我们的问题,不是中医有问题,是我们没有学好中医,所以我认为中医有许多好东西,给外国患者治疗,在国外人的眼中中医很神奇,神奇是因为我们说不清,说不清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科技还达不到,不是说中医是假的,不科学,这还需要我们不断提高自身认识。

记者:据了解,您有时门诊量达400人次以上,并且您的方药还经常寄往英、美、德等国。面对这么大的门诊量,饭不在点肯定也是常事,这么辛苦,您觉得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薛教授:家里人因为这个经常跟我吵架,说经常吃饭不在点。担心我的身体吃不消。但是,好多患者都是坐飞机从远地而来,人家来的时候都说是慕名而来,这四个字把你弄得就放不下来,因此就觉得不给人好好治疗,对不起患者的这份信任和自己的良心。所以我就觉得就算辛苦点,但能为患者解决痛苦,这也是一种精神享受。

      其实像我这个年龄的同学早就退休了,但是我还庆幸自己还没歇着,我还在为社会做贡献,还有生存价值,这就是精神享受。所以我经常给我的学生说:你要学中医,首先要奠定一个基础:献身中医事业。没有这个坚持,你就不要学习中医,如果你认为中医是为了赚钱,那你就好好考虑其他的,比这赚钱的方法多了,你如果是以钱为目的就是害了别人害自己。

记者:从跟您聊天的过程中,能感受到您很享受这个工作,那么在以后的工作中,您有什么规划?

薛教授:好多人建议我少看病,多搞科研多带学生。但是我发现正是因为一天病人多,我才能从中筛选出更多有价值的病例和东西。不过最近我开始开展了一项临床科研项目,以后在看病方面比重也会稍微有所调整。

记者:您是很多医者学习的榜样,那么在医德医术提升方面,您能给年轻医者一些建议和意见吗?

薛教授:学中医首先注重临床,这是很重要的,必须在临床实践中验证理论的正确性,但必须有前提就是要有医德。不能用自己的本事作为搜刮患者钱财的手段,这也是我带学生时队对他们最低的要求。所以患者对我的最高评价就两个字:放心。做一名中医大夫,第一要注重医德;第二认认真真做临床,好好摸索、验证。第三,要具备献身精神,中医就是要活到老学到老。

记者:感谢薛教授您能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