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艺术
【小说连载】程金焕|泥瓦匠(第八章第1节)
2020-05-12 已浏览:15次  

第八章  少康吸毒堕入泥淖   安娜巧舌夺回遗产

第一节


少康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没想到睿先生打来了电话,少康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吴先生,最近风声很紧,国际缉毒警察和中国边防警察联合开展缉毒活动,一只苍蝇都飞不过来,你最近也不要活动,先隐蔽下来,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以免被顺藤摸瓜,等风声过了之后再说,千万记住,不要轻易打电话。”睿先生压低声音说完就挂了。

少康虽然吃了定心丸,但一到晚上就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没办法他只好耐着性子等着。

又过了两个星期,少康实在等不住了,他就把电话打了过去,可是睿先生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他只好给秘书丁香打电话。

话筒里立即传来了丁香娇声娇气的声音:“喂,是吴先生吗?你好你好!睿先生啊?他到香港去了,已经去了十来天了,大概是躲避风头去了。什么时间回来啊?这说不准,等回来了我再给您打电话好吗?吴先生?”

“好吧!”

“喂,吴先生,你有时间来昆明玩吧,睿先生不在,我一个人好无聊哦,我非常欣赏您,又年轻又能干,不像睿先生,老得都不能动了,一点都满足不了人家,要是能像吴先生一样强壮,那我就心花怒放了。

“谢谢丁香小姐,我一定会来的。”少康想着不如就此和丁香小姐套套近乎,拉好关系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你可不要让人家失望哦!”

“丁香小姐年轻漂亮,妩媚动人,若仙女下凡一般,我早就垂青于小姐的美貌了,只是觉得小姐是那样的高雅,白如羊脂,嫩如春芽,色如鲜桃,洁如冰雪,有一种捧在手里怕冻了,贴在胸口怕化了的感觉。”

“哎吆吆,吴先生真会说话,我哪就那么金贵,还不是普普通通一个人,吴先生能看在眼里也算是我的荣耀了,只要吴先生张开双臂,我就是吴先生怀里的小鸟。”

“丁香小姐的话是我非常感动,但愿小姐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将予以重谢。”

“我明白吴先生的意思,等睿先生回来我会尽力的,吴先生尽管放心好了。”

“丁香小姐真是聪明过人,我先谢谢丁香小姐。”

“不必客气,吴先生耐心等着就是了。”

挂了电话,回想着丁香小姐的话,少康的心里稍微舒坦了一些。又过了一些时日,少康又是等不及了,就给睿先生打电话,谁知话筒里传来了“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少康一听头“嗡”的一下就懵了,赶紧给丁香小姐打电话,但电话已经停机了。

这下少康感到一股凉气从脚心的涌泉穴一下子冲到了头顶的百会穴,浑身冷得发抖,像筛糠一样哆嗦了起来。他知道是毒瘾犯了,赶紧取出白粉,找出锡纸卷起来,然后将它撒在上面,拿出打火机在下面烘了一阵,拱起鼻子张大嘴巴长长地吸了一口,吞咽下去,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这才慢慢镇定了下来。

过了一会,少康突然想起出境签证上有昆明涉外旅游公司的电话,赶紧找出号码打了过去。

“喂,是昆明市涉外旅游公司吗?”

“是,这位先生,您好?您要办理出境旅游吗?”服务员接上了电话。

“不,我找你们的总经理睿先生。”

“这位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总经理是位女同志,而且我们公司也没有什么睿先生。”

“啊?这怎么可能啊?那我找他的秘书丁香小姐。”

“先生,我们总经理的秘书是位小伙子,而且我们这里也没有叫丁香的女孩。”

少康听到这里,如遭晴天霹雳,一屁股跌在沙发上。他在沙发上躺了不知多长时间,终于回过神来,打电话报警吧,不能够啊,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不但自己会因吸毒贩毒被抓进去,就是货款追回来也会被没收,而且还要被罚款,想到这里他决定南下昆明,去找睿先生。

飞机很快就抵达昆明,当少康找到睿先生的办公大楼时,早已是人去楼空,房东告诉他睿先生十几天前就搬走了。他按照出境签证上的地址找到了真正的“昆明市涉外旅游公司”,才知道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大骗局,此时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只觉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浑身无力,两腿发软......

回到雍川市,少康赶紧与送货人联系,结果送货人也联系不上了。现在唯一的一个有关人员就是阿黑,他立即给阿黑打电话,让他快点过来。

阿黑来了,少康劈头就问:“你跟睿先生是怎么认识的?你知道他的底细吗?他现在在哪你知道吗?”

“我开始小打小闹的做,后来通过送货的人认识了睿先生,想做大一点,他根本就看不起我,说我没实力,他让我给他介绍有实力的大老板,我就想到了您,给您引见的时候就说了,他的公开身份就是昆明市涉外旅游公司总经理......”

 “去他妈的‘旅游公司、总经理’,他是个大骗子!”

“您不是去考察过吗?”

“那是个山寨版的,早已是人去楼空了,我刚从昆明回来。”

“什么?那我们的钱?”

“我的大雁都南飞了,你们那几个钱算个鸟。投资赚钱还能不担一点风险?

“哎呀,吴经理啊,我们那可不是投资入股啊,那可是我们借给你的呀?”

“什么借给我的,那我为什么要给你们百分之二十的分红?”

“吴老板啊,那不是分红,那是借款利息啊!”

“分红也好,利息也罢,总之是打了水漂了,大家都得担着点。”

阿黑一看吴老板翻脸,赶紧给白老板打电话:“白老板吗,我们的钱被睿先生骗了,吴老板刚从昆明回来,现在是货也没发过来,人也找不见了,吴老板要我们分担损失,你看怎么办啊?”

“那不行,我们不能分担,这一切都是他与睿先生一手操作的,这责任在他而不在我们。”

“那你快点过来吧?”

“在哪儿啊?”

“龙潭山庄吴老板别墅。”

不一会,白老板来了,他一进门第一句话就问道:“怎么回事?”

阿黑如此这般一说,白老板听后说道:“阿黑啊,你别急躁,吴老板损失这么大,心情不好,这也是一时气话,再说吴老板是不讲信用的人吗?他说话啥时候没算过数?咱们的损失比起吴老板来算个啥。”

“那不行,这可是我半辈子的积蓄。我一定要要回来,一个子都不能少。”

“好啊,你如果这么狠我也就豁出去了,咱们法庭上见,我要告你阿黑伙同睿先生合伙诈骗,大不了我也坐牢算了。”

“吴老板,您息怒,息怒。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能出此下策,否则我们是人财两空啊,现在我们虽然把财丢了,但我们还要把人保住啊,俗话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不要跟阿黑一般见识,有什么话给我说!”

少康听了白老板的话觉得在理,于是用缓和的口气问道:“那好,白老板,你们现在还能找到睿先生吗?”

“吴老板,睿先生的电话都成了空号了,又不知他搬到哪去了,中国这么大,你都找不到,我们到哪儿去找啊?”

“那么总有找到他的时候吧?”

“那是那是。”

“既然这样,那你们的钱就只有等找到了睿先生,要回了我们的钱,才能拿到手你说对吧?”

“对对对。我们等,我们能等,吴老板总有发了财的时候。”

“对什么呀,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我可等不了。”

“阿黑,你少说两句憋不死你?你要等不了那你就等着去坐牢吧!”

阿黑终于不吭气了,两人灰溜溜地走了。

少康没能挖出睿先生的踪迹,反被阿黑惹了一肚子火。现在是找又找不着,告又不能告,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他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思前想后束手无策,后悔当初没听柳叶的话。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责编:王芳玲

编审:刘俊程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