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艺术
【小说连载】程金焕|泥瓦匠(第八章第2节)
2020-05-12 已浏览:14次  

第八章  少康吸毒堕入泥淖   安娜巧舌夺回遗产

第二节


是吴勇打来了电话。

少康此时就像身上的肉被人割去了一块一样的疼,他无心接电话,也不想接电话。

铃声不停地响着,非常恼人,一连响了三次也不想停下来,少康只好拿起电话。

“喂,吴经理,工地出事了......”

“什么?”如果说少康被睿先生诈骗是地震的话,这一消息无疑就是一场海啸。

“工地出事了!第二项目部在开发区丽水苑七号楼施工中,混凝土现浇面突然出现局部坍塌,三人当场死亡,五人受伤......”

“啊?”少康惊出一身冷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问道:“什么时间发生的事?你在现场吗?”

“刚发生的事,我已在现场。”

“打过120了吗?”

“打过了。”

少康心想真是祸不单行,他果断地说道:“吴叔,您听着:第一迅速将受伤人员送往市中心医院抢救治疗,第二将死亡人员以抢救的形式送往医院后,再送入太平间。第三尽快安排人员清理现场,封锁消息。”

“住院押金和医疗费用怎么办?”

“我马上叫会计带上银行卡去医院等。您尽快组织,我随后就到。”

“好吧!”

安排完这些,少康感到浑身发颤,他知道烟瘾又犯了,就将仅剩的最后一点吸了,镇定了一会就赶往医院去了。

不知是谁将事故曝上了微博,还附有事故现场照片,立时就被人传上了政府网站,很快市政府、市安检局、市公安局、市住建局、市劳动局就介入了,并将工程施工方主要责任人公司经理吴少康以及项目经理、安全员、劳务公司经理、监理公司现场负责人等有关责任人拘捕,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

调查期间,由于少康多次毒瘾发作,被送往雍川市戒毒所。

事故原因很快就调查清楚了,由于作业面支撑架没有按规范要求和施工方案进行搭设,施工管理人员玩忽职守和疏于管理,导致正在施工的混凝土现浇面发生坍塌。

根据《建筑法》的有关规定,对鲁班公司进行罚款处理,暂扣其一级企业资质和营业执照一年 ,并通报全市一年内不得参与工程招投标活动。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刑事诉讼和经济处罚。

少康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在戒毒所执行。对死者作出每人五十万元的赔偿,伤者依据受伤轻重以及医院的诊断证明和有关部门的伤残鉴定,给予了相应的赔偿,全部由鲁班公司负担。

同时建设方根据市政府的决定清退了柳树湾鲁班公司所从事的所有建设项目,欧阳春也受到影响。

为了避免工人为工资闹事,吴勇在万般无奈之下征得少康的同意将龙潭山庄的别墅卖掉,给工人们发了工资。分给少康的一半财产连同他母亲的在内就这样被少康折腾得所剩无几了。树倒猢狲散,只有吴勇留下来一边处理三角债一边靠租赁设备和钢化材料维持着残局。

就在少康服刑和戒毒期间,碧玉基本康复,出院在家里调养。桂花还和刘大婶一起朝了几回银台观从马神仙那里讨了个秘方,叫镇惊还魂汤,据说是马神仙的师祖传下来的。碧玉服用了一段时间后,恢复得跟以前一模一样的精彩了。

紫藤的母亲终没能扛过病魔的折磨而去世了,办完母亲的丧事她下了与少康离婚的决心。

少康在戒毒所自暴自弃,自杀、绝食,拒不配合戒毒所管教的戒毒工作和对吸毒的调查。戒毒所管教为了帮助少康戒毒,拯救一个吸毒人员的生命,发出邀请,希望家属能配合一下工作。

为了使哥哥少康能振作起来,也为了母亲少流点眼泪,碧玉做好嫂子紫藤的工作和丈夫欧阳春一起来到了戒毒所。

在接见室的玻璃窗后面,碧玉看到了一个面黄肌瘦,容颜憔悴的人,她几乎认不出他就是自己的哥哥,她心里难受极了,手摸着玻璃,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哥......”

“妹妹......”对讲话筒传出了少康的声音。

“哥,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成这样......”碧玉哭得说不下去了。

“碧玉,别难过了,哥看你好了心里就好受多了,哥对不起父亲,对不起你,更对不起母亲,让她为我担惊受怕,你要好好照顾她,多操心她......”

“哥,你放心,我会照顾妈的,你要好好配合所里的管教,争取早日戒掉毒瘾,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你要有毅力,有信心,才能战胜毒魔,我和妈等着你的好消息,别再让妈为你伤心落泪了,妈的眼睛都快要哭瞎了......”

“妈——,我是个不孝的儿子,我对不起您的养育之恩......”少康说着用拳头砸自己的头。

“哥,你别这样,别这样,只要你有悔恨之心就一定能戒掉毒瘾。今天我嫂子也看你来了,等会你一定要好好和她说话。”

少康点了点头。

紫藤本来是想借此机会让少康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但是她又不忍心在这个时候拿出来,虽然他们的婚姻已无法再维持下去了,至少她是坚决不想再维持下去了,可是此时拿出来,无异于落井下石,对少康的挽救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害他走向极端,想起碧玉苦口婆心的求她来是为给少康送温暖的,千万不能雪上加霜,即使做不成夫妻,至少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因此她放弃了原来的打算。她来到接见室面对着少康,不知道说什么好。

少康看着紫藤,一脸抑郁的表情,半天无语。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少康终于开口道:“你母亲还好吗?”

“已经去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要送花圈的。”

“不必了,管好你自己吧!”

“紫藤,等我戒了毒,我一定回来接你,一定好好待你。”

紫藤不知是点头好还是摇头好。

看到紫藤的反应少康问道:“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回来再说吧。”

这时欧阳春走了过来,紫藤便低着头跑了出去。

“你来干什么?是来看笑话吗?”

“少康,你不要这样想好不好?咱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你不听我的话,执意要把公司分开我不计较,人各有志,现在弄成这样我也感到很惋惜,不过你不要气馁,等你戒了毒,养好身体再......”

“不要说了,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的事不要你管。你走吧!”他对管教警官说道“我累了,我要休息,送我回房吧。”

欧阳春没想到少康对自己的成见这么大,他对不能帮助少康感到很痛惜,看着少康的背影,一段儿时的情景浮现在他的眼前。

那时候他们才五六岁,一天下午他们几个小孩在杨柳湖边玩,有王强、少康、仓宇,还有紫藤和碧玉。他们折了好多高粱秆,用小刀裁得整整齐齐,两人一组搭建亭子,少康和仓宇,欧阳春和王强,比赛谁搭得好搭得快。紫藤和碧玉在旁边观看。

少康和仓宇怎么也搭不好,搭着搭着就倒了,再看王强和欧阳春,一会就搭起来了,而且非常漂亮。少康一看心里就不服气,他捡起湖边的一块石头就将欧阳春和王强搭建的亭子砸塌了,王强一看站起来就将少康推倒在地上,碧玉吓得哇哇哭了起来。

这时吴勋正好回来,刚下车就看到了,他赶紧跑过来蹲在地上抱起碧玉哄道:“乖孩子,别哭,告诉爸爸是怎么回事好吗?”

“少康哥和春哥他们比赛盖房子,可是少康哥和仓宇哥盖得不好,倒了,少康哥就拿石头砸了春哥和强哥的房子,强哥就把少康哥推倒了。”

“噢,原来是这样啊。”吴勋用另一只手臂抱起少康说道:“少康,你嫌春哥他们盖得好,不服气是吗?”

“嗯。”

“那你就要向春哥他们学习,再盖个比他们更好的那才是乖孩子,砸人家的房子是不对的,你应该向春哥和强哥道歉。”

“我不,强哥他打了我。”

“要做乖孩子就要听大人的话,不听话爸爸可就不爱了。”

“叔叔,我要做乖孩子,我再不推少康了。”

“强强真是个懂事的乖孩子。”

“爸爸,我也要做乖孩子,我再也不砸他们的房子了。”

“这就对了,这才是乖孩子。”吴勋用手摸了摸几个孩子的头。“好了,叔叔还有事,你们继续玩,离湖远点,小心掉到湖里去了。”

于是大家又凑到一块玩了起来。

“春哥,春哥——,你站在那发什么愣啊?”

听到碧玉的喊声,欧阳春才回过神来,他走出接见室对管教警官说道:“谢谢你们对少康的关心,让你们费心了。”

“不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应该做的。”

“以后如果还需要家属的配合,你们只管打电话,我们随时支持你们的工作。”

“好啊,那太谢谢了!”

三人和戒毒所管教一一握手告别。

一年以后,当杨柳湖里荷花盛开的时节,少康终于从戒毒所里出来了。


责编:王芳玲

编审:刘俊程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