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艺术
【小说连载】程金焕|泥瓦匠(第八章第3节)
2020-05-12 已浏览:16次  

第八章  少康吸毒堕入泥淖   安娜巧舌夺回遗产

第三节


欧阳春万万没想到的是少康回来不久,一纸诉状就将他告上了法庭。

原来少康回家以后看望了爷爷奶奶和母亲,然后就去岳父家。在岳父家里,他当着紫藤的面对着岳母的遗像躹了三个躬。

“紫藤,跟我回家吧?”

紫藤看着母亲的遗像只是哭。

“紫藤,我错了,我以后不赌了、不吸了,再也不打你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待你。”

“没有以后了。”紫藤擦去眼泪。

“为什么?”

“你还要我把理由说出来吗?你的所做作为还不够吗?”紫藤闭上眼睛,心里说道你在外面赌博、吸毒、养女人......这日子还能过吗?她睁开眼睛说道“离婚吧!”

“不,紫藤,我已经戒掉毒瘾了,我以后再也不吸了,不赌了,再也不打你了,咱们好好过日子。”

“你别骗我了,这样的话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咱们没法在一块过日子了,我宁愿一个人过单身......”

“不,你是在说气话对不对?”

“这不是气话!”

“紫藤,你再考虑考虑吧。”

“不用了,我已经考虑了很长时间了。”

“决定了?”

“决定了!”

“好,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看我没钱了是吧?你看我公司倒闭了是吧?你等着的就是这一天是吧?我早就听说你宁愿死也不愿给我当会计,要给欧阳春管账,到现在了你还心不死,你还想着他是吗?好啊,我成全你,你给我听好了,要走你走,别想让我分给你一分钱、一寸房屋。”

“我不会要你一分钱,也不会要你半寸房屋。”紫藤擦了一把眼泪“吴少康,你也给我听着,这是我的事,与欧阳春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我愿出家当尼姑,也不愿......”

“那好,我看你也是铁了心了,离就离,你等着!”说完气急败坏地走了。

少康被紫藤浇了一头冷水,他冷静了许多。回到公司,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父亲曾经用过的一切,想起父亲当年辛辛苦苦创下的辉煌业绩已被自己毁掉半壁江山,而欧阳春却干得红红火火,他感到很惭愧,决心重整旗鼓,脚踏实地地干,争取尽快东山再起,免得辱没了父亲的威名。他让吴勇招兵买马,尽快组织公司管理人员。

说来也巧,正好杨树湾村建筑公司裁减了一部分管理人员,吴勇就将他们招进了公司,其中就有当年和桂花为杨柳湖打官司的杨来智。

最让少康伤脑筋的就是没有启动资金,杨来智就给他出点子,让他组织专人,追讨欠款。在杨来智的点拨下,吴少康决定先追讨拖欠最多的武德房地产公司所欠的工程款。几次讨要无果,他们决定聘请律师,起诉武德房地产公司,讨要所拖欠的三百多万元工程款。

次日少康来到省城雍州市,找到诸葛锐律师事务所,把他想委托律师的想法说了说,诸葛锐律师的助理就痛快地接了他的案子,并委托最得力的女律师安娜主办此案。

安娜,就是前雍川市谭市长的女儿,留学英国剑桥大学,主攻法律,获博士后学位。回国前就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出任了英格兰几起重大案子的辩护,回国后成功受理了不少涉外案件和跨国官司,深得客户信赖。

她,一头栗色卷发,血气充足的脸上透着亮光,细眉小眼,眼神非常犀利,身材修长,白衬衣,红领带,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黑色透明长筒丝袜,白色高跟鞋,细腰圆臀,妩媚中透着一种威严,自信中显示着一种强势。

安娜来到雍川后,住在雍川大酒店,少康安排杨来智陪同了解案情,并私下里介绍了安娜,杨来智却在安娜面前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在此期间杨来智将鲁班公司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以及吴勋车祸、欧阳春和少康分家、少康弄成现在这种状况像讲故事一样给安娜讲了一遍。

安娜突然想起母亲曾经说过欧阳春的母亲桂花做了伤害她的事情,她详细追问时对方却不愿意再提。现在机会来了,她装作不经意间提起杨桂花的事情。杨来智二十年前一场官司就被杨桂花斗败了,想起来就窝火,安娜一提此事,他便将他道听途说的关于桂花和谭市长之间的事情有鼻子有眼地说了一遍,把杨桂花大肆贬低了一番,临了还说谭市长坐牢就是让那个狐狸精给害的。安娜装做表面平静,内心里却早已恨透了那个女人,她暗下决心一定要为母亲出了这口恶气。

经过几天的准备,安娜做了缜密细致的工作,搜集了充足有力的资料作为证据,经过两次开庭,终于将官司打赢了。为了表示感谢,少康在雍川大酒店宴请安娜,席间还有杨来智、吴勇、柳叶作陪,少康特意点了洋酒人头马。

“为了感谢安娜律师马到成功,旗开得胜我敬你一杯。”少康端起酒杯说道。

安娜律师说声“谢谢”端起酒杯碰了下然后喝了一点说道:“如果武德公司不能按法庭宽限期交付拖欠款的话,法院执行庭将会按照法律程序强制执行。”

少康不无担心地说道:“这家房地产公司在雍川市还是有相当大的活动能量的,万一到时他推三阻四,寻找借口拖延,执行庭又不能及时采取强制措施,那三百万元岂不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了。”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我只能帮你打赢官司,其他的事我就无能为力了。”

“如果兑不了现,这笔钱对我来说无异于画饼充饥,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放心好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不管他有多少伎俩,法律是公平、公正、无私的。法律不会纵容一个坏人,也不会偏袒一个好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法律失去了它的约束力,那还要法律干什么?我们国家还会叫法治社会吗?”

“说得好,为安娜律师这句话干杯。”杨来智端起酒杯说道。

“干!”大家共同举起酒杯。

安娜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完,看着少康说道:“不过你要是急着用钱的话,我倒是还有一个好主意,就看你采纳不采纳?”

“什么主意?安娜律师,你快说。”

安娜律师看了柳叶和吴智一眼,然后用一种询问的眼神看着少康。

“没事,他们都是自己人,你说吧。”

“你父亲临终的时候是否将公司财产中属于他个人的另一半给予了欧阳春继承?”

“是,不过他百分之四十,还有百分之十是我妹妹的。”

“当时你是否在场?另外还有谁在场?”

“当时我在场,还有欧阳春和他的母亲。”

“就你们三个人吗?”

“是,就我们三个人。”

“为什么没有其他人在场?”

“当时我父亲处在昏迷中,我母亲就和我妻子紫藤去看我妹妹了,我妹妹当时也在住院。其他的人看过我父亲后都离开了,因为医生和护士不让大家多逗留。后来我父亲醒了,他就突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当时也没有写书面遗嘱,或录音录像什么的?”

“没有,这是临时决定,哪有准备呀?”

“你父亲生前有没有委托律师或单位的什么人对财产继承做过书面约定?”

“不可能,那次车祸是一场意外事故,来得很突然,他怎么会想起提前做遗嘱呢?”

安娜笑道:“那就好,根据《遗产继承法》,欧阳春是没有遗产继承权的,除非特殊约定。”

“可是我们已经按照我父亲的遗嘱把财产分开了,他的百分之四十和我妹妹的百分之十已经由他们继承了。”

“那不要紧,现在只要你否认有遗嘱,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我可以帮你打赢这场官司,夺回属于你的遗产。”

“真的?”

“真的!”

“那就太好了,我正想收拾他,就愁没处下手。只要你能帮我打赢这场官司,夺回属于我的遗产,除过给你们律师事务所应缴的费用外,我给你个人提取百分之三。”

“钱我是不会在乎的,但这场官司我一定帮你打。”



责编:王芳玲

编审:刘俊程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