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艺术
【小说连载】程金焕|泥瓦匠(第八章第4节)
2020-05-20 已浏览:8次  

第八章  少康吸毒堕入泥淖   安娜巧舌夺回遗产

第四节

欧阳春接到雍川市人民法院的传票,就立即招集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开会商量对策,他把情况向大家做了简单的说明,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

“这场遗产官司如果输了,就会直接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行,公司将面临破产倒闭的危险,可是少康一心想要把这份遗产夺回去,我们应该怎么应对?大家有什么好主意?”

公司副经理王长贵还没等经理欧阳春说完就站起来说道:“决不能给他,这份遗产本来就是你的,由你继承是天公地道的,不能给少康,给了他就违背了吴总当初的心愿,给了他就等于将吴总一生的血汗全部葬送了,这个败家子,他谁的话都不听,已经把一半葬送完了,又想葬送另一半,就是吴总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答应的。”他在心里气愤地骂道“这个不孝的畜生!”,他真后悔当初没听儿子王强的话。

“咱们的公司才刚刚有点起色,这样一来不等于是釜底抽薪吗?公司以后怎么发展?”

“我们请律师吧,这场官司一定要打赢!”

“对,上省城去请诸葛锐律师。”

大家七嘴八舌,献计献策,可是欧阳春心里明白,当时现场没有证人,没有文字记载,更没有录音录像,而母亲桂花是唯一证人,但在法律上是不能作证的。这场官司打下去胜算不大,而且少康这次下手,非同一般人想象的那样简单,因为有安娜律师鼎力相助。

桂花知道此事后也非常着急,按理这份遗产也确实该少康继承,当初师兄吴勋在弥留之际提出要给欧阳春一份,儿子当时也谢绝过,但是师兄决定下来的事情是轻易不会改变的。现在少康又要把它夺回去,这样做既辜负了师兄吴勋的遗愿,也有悖于当初两家联姻的初衷。桂花想到这里,开车来找长贵商量,最后她亲自出面请来了诸葛锐律师,下榻杨柳湖大酒店,了解情况,搜集证据。

桂花安排完这一切,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着这个既可怜又可恨的少康气得她直流眼泪,她在心里默默的呼喊着师兄的名字:吴勋啊吴勋,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你当初精心设计的轨迹,你为什么死得那么早啊?如果欧阳春官司打输,这场经济联姻的真正受害者就是可怜的紫藤。

第一次开庭就非常于欧阳春不利,诸葛锐律师为了延长寻求证据的时间,争取到了二次开庭的机会。

欧阳春回忆着岳父临终前说的每一句话,分析每一句话的含义,最终也没能找出自己合法继承遗产的依据。

诸葛锐律师通过大量的调查和走访,特别是桂花对那天情况的详细回忆叙述,明知吴勋给欧阳春的这份遗产是他的一片诚心诚意,却苦于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加上安娜的能言善辩,据理力争,纵使名冠八省的诸葛锐律师也束手无策,无奈他亲自私会安娜,同她进行了耐人寻味的长谈。

这天诸葛锐律师驱车来到了雍川大酒店,敲响了安娜的房门。

“是诸葛老师,快请进!”

安娜又是让座又是泡茶,他们寒暄了一会,诸葛锐就将话题引入欧阳春与少康的案子上。

“安娜律师,据我调查吴勋临终前口授让欧阳春继承他个人财产百分之四十的遗产这确实是事实,加上他女儿的百分之十,这百分之五十应该归欧阳春夫妇所有。

“诸葛老师,那您得拿出证据来证明才行。”

“那我总不能把死人搬出来作证吧!”

“既然没人能证明,那么这个所谓的遗嘱就是不存在的;既然遗嘱不存在,那么欧阳春就没有继承这笔遗产的权力。按照遗产继承法,吴少康就是遗产的真正继承人,他有继承欧阳春所谓的百分之四十的权力。”

“你为什么非要置欧阳春于如此地步呢?你知道没了这百分之四十对欧阳春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他的公司将要破产或者倒闭!你知道那个吴少康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他是一个赌徒,一个恶棍,一个瘾君子,一个败家子!你这样做表面上是帮了吴少康,实质上是违背了他的父亲吴勋先生的遗愿。”

“这些我不管,我只知道我是一名律师,办案要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

“你说得不错,要以事实为依据,他们公司分家的时候就是依照遗产分配比例分的,这已经形成了事实,而这一事实就足以佐证当初那个遗嘱是存在的。”

“那好啊,既然存在就拿出证据来啊?拿不出来就说明它不存在,公司分开经营只能证明公司的管理体制发生变化,并不能证明那份财产就是欧阳春的。”

“可他是吴先生亲传的泥瓦匠第十一代传人。”诸葛锐一说出口自己也觉得这根本就不是理由。

“这只能证明吴先生临终前把行政管理权力传给了他,并不能证明他就是遗产继承人。”

“你为什么非要跟他过意不去呢?”

“作为律师,既然受聘于人,就要对当事人负责,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安娜的声音轻得就连她自己也几乎听不清楚,她看着诸葛锐律师敏锐的目光,低下头去,半晌没说话,但她在心里说道“对不起,诸葛老师,为了我母亲,也为了我父亲,我要让他为他母亲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诸葛锐无奈,起身告辞。安娜刚送走诸葛老师,她的表妹米娜就打来了电话。

“表姐,最近忙什么呢?”

“是米娜啊,瞎忙呗。”

“你可不是瞎忙,听说你最近为少康的案子大有君临城下的威风,为什么呀?你那样做值吗?少康给了你多少好处啊?你那样为他卖命,欧阳春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又为你的春哥求情是吗?刚才送走了一位,还是鼎鼎有名的大律师哩。”

“那你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呢?少康已经败尽了他的那一半,你难道还要他把本属于春哥的另一半也让他败光吗?”

“这关你什么事啊?你莫不是喜欢上欧阳春了?”

“就喜欢上了怎么着?你为什么要铁着心帮少康?”

“表妹,你别感情用事,我实话告诉你,案情进展到现在,就是我退出换了别人也会打赢这场官司。”

“当初你为什么要为他出这馊主意,否则哪会有今天?”

“你还是好好实习吧,当好医生才是你的本份,怎样为当事人辩护那是我的本份,社会上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看你是别有用心,我要在微博上曝你!”米娜说完生气地挂了电话。

为什么这么多人为欧阳春求情呢?安娜虽然感到困惑,但她始终没有改变初衷。

长贵也利用工作之便,来到了少康的办公室,他想最后一次和少康谈谈。他从吴总生前对公司的长远打算,以及对少康和欧阳春未来的安排一直谈到公司现在的状况。

“少康,你看现在公司成了这样,你能听听叔叔的劝吗?”

“王叔,劝什么?我听您的。”

“那好吧,你能听进去了就听,听不进去就当王叔没说。”

“您尽管说吧。”

“你看,你父亲在世时,一直希望你们能精诚合作,你们的遗产纠纷能不能不打官司,私下协商处理。”

“嗯,您说,怎么个处理法?”

“欧阳春的百分之四十给你拿出一半,另一半他留着,这样你们就都能运作起来,而且你父亲在世时也希望你们能......”

“王叔,您就少提那个老东西,您一提我就来气,他生前从没看起过我,干什么都不信任我,他心里就只有一个欧阳春,我现在就要他心目中的传人倾家荡产,一文不名。”

长贵听了少康的话差点没气晕过去。

第二次开庭,欧阳春败诉。法庭对安娜提出的要求予以支持:一,欧阳春限期交还所占鲁班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财物。二,欧阳春搬出鲁班公司办公大楼。

在安娜的秘密授意下少康趁机将原“柳树湾鲁班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代表吴勋的名字换成吴少康,自任公司总经理,并免去王长贵公司副总经理之职,撤销第二分公司机构,上报雍川市住建局,发文通知欧阳春从此不得使用公司名称,不得使用公司资质投标和承接工程,否则以侵权行为问责,同时在雍川日报上公开刊登启事申明。

关于这场遗产官司,微博上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对安娜律师有说荤的也有说素的,甚至有说得很难听的,总之褒贬不一。特别是米娜不但在网络上反对安娜,现实中也和安娜断绝了交往,就连老家谭家巷的长辈们也都抱怨安娜,说不该帮那个没有良心的少康,甚至有人说那个不争气的后生听说连他老子都敢害,帮了他无异于为虎作伥。

安娜面对来自网络和社会上舆论的双重压力,她感到周围的空气让她窒息,无法呼吸。正在这时她的英国男友安东尼奥斯密斯来到了中国,为她办好了出国的签证手续,带她去了英国。

在欧阳春与少康这场遗产官司中,有一个知情人,她明知吴勋生前有遗嘱,但她保持了沉默。她不是别人,就是少康的母亲荷花。可是当她听说少康与紫藤离婚的事时,却不顾一切地跑去劝说紫藤。

少康夺回了遗产,公司起死回生。他利用父亲的生前好友朱经理的关系接了一些工程项目,其中包括一座被转包了多次的雍川河西郊电厂跨河大桥。这座桥在施工技术上采用滑模推进新工艺,施工进展得非常顺利。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欧阳春被少康这样一折腾,公司几乎成了空壳,没有了资金,垫资工程马上出现了问题。材料运转困难,工人工资发不出去,管理人员人心惶惶,工人罢工闹事,工地上几乎出现了瘫痪状态,想不到的问题都出来了。副经理长贵千方百计采取应对措施,能借的借、能挖的挖、能托的托、能哄的哄,并在几个项目部之间,拆东墙补西墙,忙得焦头烂额还是无法控制局面。

热点推荐
电子杂志往期回顾